注册

第一章 听风

作品:听雷|作者:只爱煞英雄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19-07-24 15:09:12|下载:听雷TXT下载
  一九三八年,农历二月初五,惊蛰。

  西安城内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“哔哔!”

  “醪醩醅嘞~”

  “捞桶来!谁家把桶掉井里咧?”

  “杏胡儿~凉眼药!”

  “卖报,卖报,坂本支队继续南进,3月5日(阳历)占领汤头。”

  “老板,来碗杏仁油茶。”

  “见宝钏把娘的心疼烂,好一似刀剑剜娘心……”

  各种各样的声音,不分先后,一瞬间全部涌入方春雷的耳朵。

  叫卖声!

  卖报声!

  秦腔声!

  互相夹杂,难分彼此。

  方春雷牙齿咬着舌尖,迫使自己灵台清明,拼了命去记忆这些声音。

  口中渐渐有了血腥味,也全然不觉。

  黑布蒙眼,没有了视觉,他现在能依靠的,就是听觉和嗅觉。

  无数声音,在耳中放大。

  孩子的嬉笑玩闹声……

  店铺的叫卖吆喝声……

  行人的高谈阔论声……

  还有鼻腔中,淡淡的若有若无的味道。

  香味。

  臭味。

  胭脂水粉味。

  方春雷依靠平稳的一呼一吸之间,知道已经过去三千零五十息。

  可车子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。

  西安城,有这么大吗?

  他认为开车的人在绕圈子,因为有些声音,他听起来居然是感觉熟悉。

  有些味道,也似曾相识。

  “到了,下车。”

  “四千二百一十五息。”

  当听到下车的时候,方春雷心中的数字,定格在了四千二百一十五息。这个数字,让他眉头紧锁。

  一呼一吸,为一息,四千二百一十五息,半个多时辰。

  听起来不算长,只是对现在的方春雷来说,却是天文数字。

  且这个过程中,车子的速度,不断变化,难度再度升级。

  舌尖触碰到牙齿,他现在才感觉到疼。

  他被人带着向前走,跨过门槛,此时眼前的黑布才被拿下。砖瓦房,和他在延安城外石门村住的靠崖窑洞,完全不同。

  “在这里等着。”说完,房间之中就剩下方春雷一个人。

  他从窗户向外看去,想要掌握更多的线索,只是看到的不过是一处庭院罢了,看不到临街的任何建筑。

  门外传来脚步声,一个人由远及近,和门口负责看守同时也是带他过来的人交谈起来。

  “换人了?”来人的语气带着一丝疑惑,听声音是四十来岁的中年人。

  “换了一个年轻人来,不是上一次的人。”另一人带着恭敬说道。

  中年人略微沉吟片刻问道:“确定没带错人吗?”

  “他在约定好的地点,拿着确认身份的书,对过暗号都没有问题。”地点没错,书没错,暗号也没错。

  可是人却换了?

  中年人低声说道:“枪准备好,跟我进来。”

  下一刻,房间的门被推开,方春雷打量着进来的中年人。四十来岁,大腹便便,却有些憨厚老实,真是一个具有欺骗性的外貌。

  中年人同样在打量方春雷,年纪确实不大,看起来只有二十岁上下。

  看上去是精瘦挺拔,面容硬朗,干练的板寸,显得整个人更加精神。

  “李老板吗?”方春雷率先开口问道。

  “是我,老罗呢?”李老板顺势问。

  “是说老陆吗?”之前来的人,不姓罗,姓陆。

  “可能是我记错了,老陆怎么不来,换你来?”

  “掌柜的说我年轻,面孔生,老陆来了两次,怕被有心人察觉。”

  “大掌柜看来很看好你嘛。”

  “是二掌柜让我来的。”

  李老板的眼神,让方春雷如芒在背,他明白,自己只要稍微说错一句话,就会身首异处。

  “你们这群地马子,大掌柜,二掌柜的,让人糊里糊涂。”

  面对这句辩白,方春雷只是跟着笑,没有接话。

  “什么蔓?报报迎头?”李老板相对而坐,突然发问。

  “虎头顶蔓。”方春雷却说自己姓王。

  “老陆上一次说还接了财神?”

  “是接了个观音,说票呢。”

  “还敢和你们去面子?”

  “叶子官上云头,家里叫票去了。”

  什么蔓,就是问姓什么,接财神,是绑票勒赎。接观音,被绑的是个女人,说票就是讲价钱,去面子还价,叶子官上云头,头目打扮去家里讲价钱。

  绑票这件事情,是老陆告诉李老板的,李老板现在用来试探方春雷,加上黑话,出其不意。

  细节上还有财神和观音的区别,半点不能错。

  对话到这里,李老板挥手示意身后的人离开,他才问道:“东西呢?”

  方春雷将手伸进衣服,把贴身放置的信封拿出,交给李老板。

  李老板接过信封,没有当场打开,而是收入怀中,说道:“王兄弟一路辛劳,先休息一下,喝杯茶。”

  说完,不等他回答,就从房间之中离开。

  “看好他。”李老板对门外的人说道。

  “是。”门外之人领命。

  方春雷心中明白,这李老板,还没有彻底相信自己,他只能等着。

  后背已经湿透,棉衣贴在身上。

  只是他却没有在房间里干坐着,而是嘴里不停念叨着:“四千二百一十五息。”

  脑海里面的回忆,翻腾不休。

  来时路上听到的各种声音,接连不断的在脑海中轮番出现,就好像是电影画面一样。

  “一百二十五息,提速。”

  “三百六十五息,左拐。”

  “七百五十四息,卖报声。”

  “一千五百六十五息,秦腔粗犷入耳。”

  “二千三百四十五息,杏仁油茶的香味。”

  “二千八百五十四息,胭脂水粉的味道。”

  “三千五百四十一息,车子连续颠簸,路面不平整。”

  回忆的画面,一幕一幕,慢慢清晰,又慢慢模糊。

  闭目回忆的方春雷,眉头忍不住蹙起,双手紧握,强迫自己加深记忆。

  李老板却回到了自己房间之中,将信封打开,认认真真看了一遍,后藏好信封,从房间中出来。

  “人没问题,带他离开。”李老板这一刻,才确信人没问题,小心谨慎的态度,让人发寒。

  门再一次被推开,此时的方春雷,已经面色如常,仿佛刚才拼命回忆,加深记忆的人不是他一样。

  “王兄弟,怠慢了,这点法币,是辛苦钱。”李老板将法币放在桌上,一脸友善。

  这法币就是法定货币,方春雷一看,还不是小数目。

  急忙揽入怀中,陪着笑脸说道:“不辛苦,不辛苦,能为李老板办事,是我的荣幸。”

  见了钱,就变了脸。

  李老板眼神深处,划过一丝不屑,却微不可察。

  亲和的笑容依然挂在脸上,说道:“回去让你们二掌柜卖点力气,钱都不是问题。”

  “李老板放心,一定转达。”他认真的模样,仿佛自己下一次来送消息,还能拿到钱一样。

  “送王兄弟离开。”李老板对身后之人说道。

  “得罪了。”来人上前,拿出黑布。

  他自然明白,老老实实站着,让人将眼睛蒙个结实,连一丝亮光都透不进来。